首頁 社會 正文

多位專家會診金融業:穩金融需要以轉型創新為抓手

2019-10-23 18:03 中國經濟導報-中國發展網

 資料圖片

中國經濟導報、中國發展網 記者潘曉娟報道

當前,我國正深入推進供給側結構性改革,銀行保險產業如何在新形勢下平衡機遇和挑戰?如何防范化解內外部風險,更好地促進經濟高質量發展?金融體系還需要做出哪些方面的調整才能適應實體經濟的新需求?……在近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北京市石景山人民政府、北京金融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主辦的“2019中國銀行保險業國際高峰論壇”上,多位專家學者在解讀上述話題時表示,我國經濟正邁向高質量發展階段,金融體系也需要相應地作出調整,尤其是未來經濟發展主要依靠創新驅動,這就需要資本市場發揮更大的作用。

也有專家認為,由于金融結構調整較經濟結構調整速度慢,未來很長一段時間內,我國的融資體系將依舊是以間接融資為主的傳統金融機構擔任主力軍。所以說,傳統金融機構也需要加快轉型和創新,以更好地服務民企、小微企業。

政策調控的慣性上要加一道“過濾器”

金融活,經濟活;金融穩,經濟穩。在論壇上,與會專家提及最多的一個詞語就是“創新”。

中國社科院副院長、學部委員高培勇在論壇上表示,在高質量發展的情境下,尤其需要用創新的思維來研究經濟問題,在以往所沿用的政策調控慣性基礎上還要加上一道“過濾器”。研究貨幣政策和金融改革開放等任何經濟問題,不僅要盯著總量問題,還要關注結構問題;不僅要盯著需求問題,還要考慮供給問題;不僅要盯著政策改革的總量效應,還要看結構效應;不僅要盯短期目標,還要把視野拉長;不僅要盯效益,同時也要算好成本賬。比如,今年在擴大投資上用了兩個關鍵詞,一個是“有效”,一個是“補短板”,這就讓投資的方向更加明確。

經過過去多年的摸索,我國對高質量發展已經有了比較充分的認識。面對經濟持續下行的嚴峻形勢,穩增長的意義就特別凸顯出來。在這種新形勢下,面臨著兩種不同的選擇方式:一種是不加區分地回到高速增長的路上,延用過去熟悉的辦法搞總量刺激和需求管理;另一種是立足高質量發展的過程,盯住主要矛盾和主線,有針對性地解決經濟當中面臨的問題,側重用供給側改革的辦法實現穩需求、穩增長。

在高培勇看來,“前一種辦法能解決眼前的問題,但相對于以往其邊際效應開始遞減,且副作用極大。后一種辦法是經過長達六七年時間的摸索,是最終選擇的一種經濟發展的道路。”

高培勇分析認為,在高質量發展的選擇下,金融領域改革不能延用傳統的思維方式,而是要立足于轉型創新。就財政政策的轉型創新來說,去年宏觀政策方面對積極的財政政策提出新要求,加力提效的側重點落在擴內需、調結構方面要發揮更大作用。今年在總量和結構效應兼容的條件下,減稅降費走出了一條新路。以往盯的是總量效應和需求效應,但現在還要盯結構效應和供給效應,“以往是企業個人一起減稅,只要減稅就能帶來總需求的增加;但今年的減稅降費明顯地提出要給企業減稅降費,而非不加區分地減稅降費。此外,以往的減稅是臨時性的,注重短期效應;而今年通過改革性的辦法來減稅,直接降低了稅率。”

間接融資仍是服務實體經濟的主力軍

在經濟高質量發展的今天,在“轉型與創新”的語境下,仍然需要金融做出改變。金融發展要雙管齊下,一方面要支持新的金融形態和新的金融產品發展,但也要平衡好創新和風險的關系;另一方面,以間接融資為主導的傳統金融機構在未來一段時間內仍然是服務實體經濟的主力軍,如何對這類機構進行改革以服務于新的經濟發展需求成為當前迫切要解決的問題。

北京大學國家發展研究院副院長黃益平表示,對經濟增長而言,如果說過去經濟發展是以數量型增長為主要特征,那么未來就是要走向質量導向的增長。

“對未來經濟發展來說,要走向質量導向增長。而經濟高質量發展,需要金融的改變。”黃益平分析表示,金融高質量發展的內涵比較豐富,經濟發展需要匹配最優的金融結構。客觀地講,現在金融支持實體經濟出現困難,出現民企小微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很重要的原因就是經濟發展模式發生了改變。創新成為推動經濟發展的重要力量,民營企業和小微企業成為創新主力,但銀行還用以往的貸款投放審評標準顯然是落伍的。在可預見的未來,以間接融資為主的傳統金融機構還要繼續發揮很大作用,但傳統金融機構也亟待創新和轉型。

“金融業要在高質量發展的問題上尋求新的平衡,尋求金融和實體經濟新的平衡點。”中國經濟體制改革研究會副會長樊綱在論壇上表示,金融機構應更好的研究實體經濟,研究整個經濟發展的問題,這也是為了自身能得到更好的發展。現在銀行對實體經濟很少有信用貸款,多數是抵押貸款,這讓實體經濟承擔的風險比較大。金融業要適當提高風險容忍度,要打破剛性兌付政策的扶持和保護,更好地去支持實體經濟的發展。

樊綱表示,在對開外放過程中,金融業出臺開放政策是最密集的,開放的深度和廣度大于任何其他行業。當下我國金融業需要認真思考發展戰略,要善于抓住本土市場的發展機遇,不僅自身得到更好的發展,也為整個經濟高質量發展做出應有的貢獻。

金融體系的調整就是不斷創新的過程

新開發銀行首席經濟學家李稻葵用形象的比喻表示出了對轉型期的認識,“當前的轉型過程,相當于一個正處在高速運動、跑得非常快的運動員,要轉到速度比較慢的一個運行過程中。”

據李稻葵介紹,印度經濟目前也在減速。印度也在調整非銀行金融機構的擴張速度,非銀行金融機構貸款速度大幅下降,直接帶來的是印度經濟的減速。談到化解存量中的不良資產,李稻葵認為,存量中的不良資產有兩個方面,一個是企業的不良資產,一個是地方政府基建形成的不良資產。“化解企業的不良資產,相對而言比較容易處置。通過調研,各個省份都有針對企業的不良資產重組的資產管理公司,把銀行不良債務拿過來進行重組,把屬于資不抵債的企業資產結算,然后將土地、設備及無形資產等進行拍賣。重組以后,金融部門就可以輕裝上陣,新的資源就可以投到新企業中。”

談到地方債務,李稻葵認為這是需要下大力度加以解決的問題。“從總量上來講,地方債務是可控的,但是需要重組,因為地方債務里有一部分資產是好的。剝離地方債務之后,需要給地方政府加以約束,這就更加需要金融創新。很多地方債務是拿來做基礎設施建設的,包括社會型公益型的基礎設施建設,這些是不可能有商業回報的,但是必須要做。這種基礎設施投資,傳統上只能從每一個城市未來的財政稅收中間來獲得。金融創新就體現在對該類基礎設施投資的融資方案上。”

李稻葵表示,現在的金融資產良莠不齊,有低質量,也有高質量,目前迫切需要的是高質量金融資產,這需要金融業去創新。比如,在剝離地方政府現有不良債務基礎之上,要有金融創新,要為地方政府基礎設施投資的融資創造新金融產品。

在李稻葵看來,金融體系調整的關鍵在于兩方面:一是化解存量不良資產,一是加大金融產品創新。既需要化解已有的不良債務,輕裝上陣;同時也需要創新,這是為了今后更好的發展。這兩方面都做到位了,經濟將會有較好的發展,因為目前潛力還沒有完全釋放出來。

責任編輯:唐雅麗


返回首頁
相關新聞
返回頂部
簧片在线